【武汉晚报】一年500市民上“睡眠课堂”学睡觉

来源:本站 发布人:徐若云(宣传处) 审核人:徐若云 发布时间:2018-09-11

tongyw18091_b.jpg

          睡眠课堂上,护士教做睡眠放松操 通讯员代雨朦 摄

    本报记者刘璇 通讯员谯玲玲

    9月4日,下午2点,武汉市第一医院睡眠医学中心“圆梦睡眠·睡眠认知行为课堂”如期开讲。67岁的独居老人周先生专程从武昌赶来,失眠5年的他期盼能在这里能找到一个让自己睡着的办法。

    去年9月,“睡眠课堂”正式开课,每周一次,迄今已经举办了50期,每期10人,场场爆满。其中,最年轻的失眠者仅25岁。“来听课的人中,约六成合并有情绪问题。”9月7日,睡眠医学中心梅俊华副主任医师向记者透露,相比睡眠问题本身,背后隐藏的情绪问题往往更为严重。

    失眠老人

    每天往返坐地铁为睡觉

    “睡眠课堂”在舒缓的钢琴曲《致爱丽丝》中开课,周老伯跟着护士,认真的学做睡眠放松操。1个半小时的课程,刚过一小半,周老伯的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,全程打着瞌睡“听”完了这节睡眠课。

    5年来,周老伯饱受失眠困扰。他告诉梅俊华,7年前刚退休,老伴就去世了,膝下只有一个儿子,因为生活习惯等各方面不合拍,儿子成家后,他就一个人独过。平时喜欢宅在家里看书读报,思考问题,不同图书馆的借书证办了3个。一到晚上就兴奋,整夜整夜睡不着。

    晚上睡不好,白天头晕沉沉的,就连吃饭都没胃口。有一次坐地铁时,他无意中发现自己竟然睡得很香。此那之后,周老伯每天吃过晚饭后,都会从家附近的洪山广场站,随便坐上一趟地铁,从头到尾来来回回坐上五六趟,让自己睡上一会儿。“地铁上哪怕再吵,我都能酣然入睡。”

    记者看到周老伯随身带着的包里,装着一本《图解最新医学之心脏病》。“人年纪大了,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健康。”周老伯说,自己白天会去武汉各大医院听健康讲堂,平时看得最多的也是健康类的书籍。

    分析了周老伯填写的睡眠量表后,梅俊华说,周老伯失眠的原因是抑郁情绪。她解释,退休、独居的双重叠加,极大地削弱了老人的社会和家庭的归属感,让他感觉孤独无助,对死亡充满了恐惧,堆积成无以排解的抑郁焦虑,并外化为严重的失眠。

    梅俊华为周老伯制定了“睡眠计划”:一方面通过行为指导“重置”生物钟节律,做到白天外出活动,晚上10点至凌晨5点睡觉;一方面借助抗抑郁药物,鼓励他多参加社会活动,与儿子建立亲密往来,从社会和亲人身上获得更多的关爱,培养兴趣爱好,重新融入社会生活。

    小伙反复梦见被凶杀

    无奈从德回汉

    27岁的武汉小伙薛飞(化名)有着令外人羡慕不已的工作:研究生毕业后进入一家大企业上班,上班1年多就得到了一个外派德国工作2年的机会。让身边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,最近他因严重失眠,不得不请假从德国回汉,成为“睡眠课堂”的一员。

    第一次找到梅俊华医生时,薛飞说自己睡眠很浅,稍有一点动静就会惊醒,一晚上下来顶多只能睡二三个小时。在梅俊华的建议下,他接受了睡眠监测,结果显示睡得很好:一晚上4-6个睡眠周期,深度睡眠时长也正常。“这是一种主观性失眠。”梅俊华告诉他,因为感受不到睡眠带来的满足感,明明能睡五六个小时,总觉得自己只睡了两三个小时。

    听说自己是“假失眠”,薛飞急了,他告诉梅俊华,最近两三个月来,每天的梦境中都会频繁出现同一个场景:有人行凶,他为别人挡刀,结果被别人用刀捅死了。随后的心理测评结果显示,他有重度的强迫症、焦虑及抑郁。梅俊华指出,薛飞反复梦见自己死了,是压力太大导致过度焦虑和抑郁,潜意识里萌生“不想活了”的念头。

    在梅俊华的细细追问下,薛飞袒露了内心深处的忧虑:在德国一起工作的同事,各个都是子公司的精英。偷偷一比较,他感觉自己的语言水平和工作能力都远不及他们,感觉压力很大。“独自一个人在国外,很孤单,工作上也不顺,不想在国外呆着,可是又不想因为无法胜任工作而被迫遣送回国。”薛飞一脸的矛盾纠结。

    经过“一对一”的心理辅导,薛飞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内心极度不自信,特别在意和担心旁人的看法。明白自己的“心结”后,薛飞不再纠结自己的睡眠问题,上周已返回德国继续工作。同时,他将通过网络远程定期接受心理治疗。

    梅俊华透露,像薛飞这样的“假失眠”在门诊经常碰到。“造成这样的错觉,跟情绪有很大的关系。”她指出,中青年人失眠,职场压力、成长烦恼、情感困扰、人际关系、家庭矛盾、生活发生重大改变、股票熊市等社会环境因素内化为情绪压力时,都可能外化为睡不好。还有就是个性问题,平时喜欢操心、追求完美、怕连累别人的人,往往更容易出现睡眠障碍。

    失眠背后

    六成与心理问题有关

    武汉精神卫生中心睡眠中心主任张昌勇一年接诊近千例失眠病人。他告诉记者,临床统计发现,至少有半数以上的失眠者都是因为情绪焦虑引起的睡眠问题。

    梅俊华对一年来参加“睡眠课堂”的全部500名学员进行了统计分析。数据显示:20-30岁的50余人,30-50岁的150余人,50岁以上的300余人。其中,女性是男性的2倍。这些失眠者中,在20-30岁的人中,约70%与各种情绪障碍有关,以工作压力、情感问题为主;在30-50岁的人中,55%与各种情绪障碍有关,以工作压力、经济压力、夫妻和子女关系为主;在50岁以上的人中,约61%与各种情绪障碍有关,以老年分居、独居难熬、与子女的育儿冲突为主。

    “失眠的人往往自己找不到原因,越是焦虑,越是睡不着。”梅俊华说,“同样是失眠,入睡慢、易惊醒、醒得早,医生用药截然不同。”医生会抽丝剥茧找到失眠背后的原因,针对性的对症下药。“这个药不一定是安眠药。”

    梅俊华告诉记者,“睡眠课堂”是一种睡眠认知行为治疗,教睡眠障碍者学习放松,疏导负面情绪,纠正不良睡眠习惯。由3个医生、3个护士轮流主持,每节课1个半小时左右,固定在每周二下午。医生首先对睡眠障碍者进行初筛,进行睡眠情绪量表测评,然后通知参加“睡眠课堂”,进行失眠认知行为干预,一段时间后随访,评估睡眠改善的情况。

    记者在课堂上看到,在舒缓的背景音乐中,医生先跟患者聊了聊“睡眠那些事”,提升患者对于正确睡眠行为的认知,针对患者的个案化问题面对面交流,纠正不良睡眠习惯,睡眠专科护士通过舒活训练,教授瑜伽,带领患者一起做自创的助放松训练操等,来帮助患者提高睡眠质量。不少人一边做,一边打哈欠。

    90分钟的课程结束后,护士长王婧把学员加到“天使助眠”微信群里,上传睡眠音乐、睡眠放松操视频等,提醒大家回家后反复练习。“很多人刚来的时候,睡不着非常焦虑,之后一起上课,在群里相互交流,很快心态就发生了变化。”王婧笑着说,团体认知行为治疗对慢性失眠的纠正,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    培养睡眠好习惯

    至关重要

    睡眠质量主要包括两个方面:睡得香不香,睡的时间够不够。梅俊华表示,睡眠质量因人而异,有的人是短睡眠者,只睡4个小时都能精神充沛。如果白天精神状态不好,影响到正常的工作和生活,就应该及时到医院寻求专科医生的帮助。

    张昌勇指出,目前对失眠的治疗,首先是改善睡眠习惯,然后是物理治疗,必要时才会辅以药物治疗。

    调查发现,除了情绪问题所致的失眠,相当多的人是睡眠习惯不好所致。梅俊华就此给出了几点建议:

    别轻易破坏睡眠节奏。很多失眠者喜欢用白天拼命工作消耗精力,用一天的辛劳换取一晚上的安眠。也不要因为晚上没睡好就花一整个白天来补觉,破坏睡眠节奏的恶果就是到了晚上又睡不着。

    养成良好睡前习惯。晚饭吃七八成饱,十点睡,六七点一定吃完晚饭;睡前2小时不宜做剧烈运动,睡前洗热水澡、喝牛奶,晚上不熬夜,戒喝咖啡、茶、可乐;睡姿以右侧卧位最好,枕头一个拳头高。把手机、闹钟、手表等丢远点,频繁看时间也会导致焦虑睡不着。

    减少卧床时间。一晚上只能睡4小时,呆在床上时间只能是4.5小时,和床形成睡眠条件反射。睡意来了再上床,半小时内没睡着,就起来做别的事情,在床上翻来覆去只会增加对睡不着的担心和焦虑。不管晚上睡得好不好,到了点就起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