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健康报】“不限号”医生孙曾拯

来源:本站 发布人:徐若云(宣传处) 审核人:徐若云 发布时间:2018-04-20

 □特约记者 李权林 记者 毛旭 通讯员 谯玲玲
 
2018年,湖北省武汉市第一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孙曾拯进入了九旬高龄,但他依然奋战在门诊一线,一周坐5次门诊,年门诊量过万人次。孙曾拯是武汉江城皮肤病诊疗名家,有“孙皮肤”之称。而孙曾拯所在的武汉市第一医院皮肤科是国家重点学科,年门诊量超百万人次。
 
■在患者手掌写“孙”字
 
冬季的武汉,早晨室外温度都在0℃以下。孙曾拯从家出发步行15分钟,到达医院皮肤科2号专家诊室,脱下厚外套穿上白大褂,一桌一椅一支笔,开始等候患者来就诊。
 
他曾放弃环境更好的福利房,一直住在医院附近简陋的居室中,就是为了上班方便。多年来,他拒绝医院接送,坚持步行上班。
 
7时多,一位患者走进了诊室。他前一周在外地被诊断为系统性红斑狼疮,非要找孙曾拯确认一下才放心,经过两周的网上抢号终于成功。“你愿意脱下衣服让我给你检查吗?”得到肯定回复后,孙曾拯递上一次性床单,起身拉上布帘用手为其触诊。确认所患就是系统性红斑狼疮,孙曾拯和蔼地问道:“你了解这个病吗?还要不要我再跟你讲讲……”
 
记者跟随孙曾拯看了半天门诊,发现每个能挂到他号的患者都觉得很幸运,因为他们都是经过一两周甚至更长时间才预约到他的专家号,很多患者还是从武汉周边县(市)、甚至外省远道而来。
 
很多没挂上号的患者,则直接来到诊室试试运气。“孙医生,我没能挂到您的号。”一位在广东省广州市打工的女孩专程请假来治疗痤疮。孙曾拯拿起女孩的右手,用笔在其掌内写了一个“孙”字,让她凭这个去窗口加号。
 
据了解,写在患者手掌内的“孙”字,已成为孙曾拯独特的加号凭证。他解释,这样可以防止“黄牛”贩号,让真正需要看病的患者受益。
 
■患者不看完不下班
 
1970年,武汉市第一医院整体搬迁至湖北省十堰市(原郧阳地区),但孙曾拯等10余人留了下来。同年10月,武汉市第一医院在原址重建。在孙曾拯的带领下,皮肤科开始二次创业。而且他的想法总是比别人快一步。当别人注重临床时,以他为首开辟了真菌、病理和免疫学实验室,为科室的发展注入了活力。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,1984年~1985年,孙曾拯就带领全科同志,先后和武汉六渡桥卫生院、建桥卫生院、东方红卫生院建立了皮肤科医疗联合体,扩大了医疗服务网点。
 
他之前提出的“人有我无,人有我全,人全我精,人精我廉”的发展理念,成为武汉一院皮肤科发展的不竭动力。
 
20世纪80年代,有段时间皮肤科门诊量太多,许多同事都感到很累。有同事建议,门诊限几天号吧。孙曾拯一听就说:“限号?限制病人看病,方便我们自己?不行!”
 
20世纪80年代,徐续玲刚分配到皮肤科时才20多岁,如今已退休的她深情回忆道:冬天的每个清晨,孙曾拯总是第一个到科室生好炉子,等医生和病人到来时,诊室里已温暖起来。而且当时还有一个让所有同事又敬又怕的科规,每天早上谁迟到了,必须到黑板上自我曝光:谁谁谁迟到多少分钟!
 
名医老去,科室壮大。如今,武汉市第一医院皮肤科年门诊量占武汉地区皮肤科门诊总量的1/3以上,相当于一家三甲医院的年门诊量。该科已发展为全省最大的皮肤病专科,领衔攻关银屑病、白癜风等疑难病诊治,形成的先进经验向全国推广。
 
■3个30年 两个关键词
 
相对于武汉一院皮肤科全年超100万人次的门诊量,孙曾拯说,他一周坐5次门诊、过万人次的年门诊量,也只相当于给患者的“加号”。现在虽有人请他担任顾问一类的职务,但他乐于在这家医院上班。
 
该院皮肤科支部书记童中胜是孙曾拯的学生。他介绍,2017年年初,孙老因腰椎压缩性骨折住进医院,当时担心自己坐不起来,不能再为患者看病了。前年,孙老的脚骨折了,医生给他上了夹板,嘱咐在家至少休息3个月。没想到半个月后,他自己把夹板拆了,跛着脚跑去坐门诊。
 
当了70年医生,为何热情不减?孙曾拯笑着告诉记者两个关键词:就业和回报。他说,人生前30年为学习期;中间30年为创业期,全心全意将科室做好、做大、做强;后30年为就业期,用前两个30年积累的经验坐诊看病,服务患者、回报党和医院的培养。
 
“我在武汉一院逐渐成长,由一名普通医生成为一个有专业知识的高级医师、皮肤科主任,这都是党关怀培养和同志们帮助支持的结果。”孙曾拯不止在一个场合谈及,在最后的人生阶段他更要发挥余热,勤勤恳恳为人民服务,做好传、帮、带,“老朽深知黄昏时,不用扬鞭自奋蹄”。
 
该院皮肤科技术顾问段逸群跟随孙曾拯多年,他总结孙老身上体现出强烈的“三热爱”:爱党、爱科室和爱患者。